水坝常见问题解答

问:为什么对大坝有这么多的反对意见?

大坝由于社会、环境和经济的原因激起众怒。最主要的反对理由是,数量庞大的民众为了给修水库让路而被赶出家园。

世界上还有数百万民众由于居住在水坝下游而深受其害,渔业凋敝,水质下降,由于天然肥料缺失和季节性洪水不复存在,肥沃的耕地和茂密森林都大大减少,没建坝前,这些都可以由河流提供。大坝也会使水生传染病泛滥,如疟疾和血吸虫病。

水坝的好处常常被夸大,而成本常常被鼓吹者低估。这也妨碍了更有效率、更持久的可再生能源的发展。

问:有多少人因水坝而迁移?

据估计有四千万到八千万人因为水坝而搬迁。目前每年可能有两百万人因大型水坝而搬迁。这还没考虑那些生计受到影响的人。

问:难道因水坝搬迁的人不能分享收益并因受损而得到补偿吗?

在 几乎每个案例,多数被强制搬迁的民众都越发贫穷,很少能够分享利益。他们承受着文化衰落,高发病率和极大的心理压力。遭遇这些的贫苦农民和原住民往往被社 会边缘化。在一些案例,民众几乎得不到任何补偿,即使有,也微不足道。那点儿钱根本不够补偿他们失去的土地,房子和生意。

受水坝影响的村子会得到很多承诺,如大大改进电力供应,提供新的诊所和改善学校设施,但是,诸如此类的许诺常常落空。

问:反对大坝的民众运动规模有多大?

参与反对大坝运动包括了全世界数千个环境组织、人权组织和水坝影响民众组织,这一运动并不仅仅试图阻止破坏性水坝项目,它也主张向数百万无门路获得最基本生活需要的民众以社区为基础,提供能够负担得起的水和能源。

在发展中国家,由于修建水坝数量巨大,强制搬迁口碑很差,因而这项运动异常活跃。巴西和印度都有大量组织,致力于帮助受水坝影响村落,向政府施压选择更好 的替代能源。甚至在中国,这个经常把很小的事情都看作是向政府实施非法攻击的国家,也有大量抗议大型水坝的事件发生。针对大坝的影响,日益高涨的环境运动 正在发出自己的声音。

问:我们确实需要大坝来生产廉价电能吗?

水坝一旦建成,水电生产是廉价的,问题是,修建它们花了太多的钱和太长的时间。水电站的实际成本几乎总是远远高于预算。在大量案例中,实际花销是预算的两倍。南美洲巴西的伊泰普(Itaipu)水坝用了十八年,花了两百亿美元。比当初的预算高出488%。

水电站生产的电能常常比承诺的少。大坝的鼓吹者经常高估水坝的产能,而不考虑干旱的影响。此外,电力传输也会耗散一部分电能。所以水电常常是低效和昂贵的。当这些因素都被考虑进去之后,水电实在是一个很花钱的能源产业。

在建水电站确实划算的地方,它当然可以成为一个能源供应选项,但只有在经过了广泛透明的规划程序,考虑了项目对社会和环境的影响之后,才可以成立。

问:难道水电不是“清洁能源”吗?

由 于严重的社会和环境影响,水坝不能被认为是清洁的电力能源。此外,研究表明,腐烂的有机物质能够在水库里产生温室气体。在一些案例,特别是在热带,水库甚 至比最脏的化石燃料发电厂产生的温室气体还多。巴西亚马逊地区的巴尔宾纳(Balbina)水坝估计比同等发电规模的火电厂多产生20到40倍的二氧化 碳。

问:在发展中国家,如果不开发所有可利用的能源,包括水电,我们又怎能减少贫穷?

像所有其它投资一样,发展中国家的能源项目获得的投资总是很有限。因此它更应该直接用于获利最大的项目中。选择能源项目时,较好的程序有助于避免政治上的偏袒(甚至行贿受贿),这些因素目前经常影响决策程序,常常导致建些大而无当的水坝。

世界水坝委员会是一个国际评审小组,提供了世界上第一个独立、全面的水坝评估报告,并在水坝规划中想方设法确保受到影响的村落,能够与开发者协商自己的补偿额度,成为水坝项目的第一获益人。

采用委员会的建议和指导方针来修建水坝,同时会仔细分析所有的可能替代方案,通过一个公正透明的规划过程,最终作出决策。一些国家,例如南非,已经迈出了第一步,将世界水坝委员会的建议书整合到他们的水与能源项目的规划中。

问:大坝的批评者支持哪一种能源方式?

对 于整个世界日益增长的能源需求来说,没有一种能源是万能药。关键是对不同选项的需求、成本和收益(以及这些成本和收益的分配)作一个公开的评估。但是,我 们最需要解决的,是减少电能的浪费。在世界上的大多数地方,电能应用都存在着极大的浪费。在建新电厂之前,应该优先考虑改善现有能源的供应和使用效率。低 效的系统导致的能量损失是巨大的,即使在发展中国家,电能生产水平较低的状况下也是如此。举个例子,印度几乎50%的电力在到达消费者手中之前就损失掉 了。印度能源分析家估计,提高能源效率能提供足够能源供给以满足未来10年的能源增长需求。和建设新电厂相比,只需花费很少的钱。

如果确实需要建设新电厂,很多环保人士也更倾向使用于可再生能源,如风能、太阳能和地热能。生物质能和转化农业废弃物以获得能源的方法也得到发展。小型水 坝是一种可持续并经济的电能来源,特别是在农村地区。这些替代能源可以帮助远离国家电网的农村地区获得他们最需要的电能。

问:水坝能提供多少就业机会?

在发展中国家(今天大部分水坝都建在那 里),设计和建设水坝的工作机会大都属于受过高度训练的工程师和承包人,他们通常都是为了这个项目从外地招来的。一般都不是当地居民甚至不是本国人。维持 水坝运转也只需要很少的人.。所以,长期工作的利益常常很小。风力电场每输出单位可以创造四倍于大型水电站的工作机会。生物质能和太阳能电场能创造比风能 电站还多的工作岗位。

问:水坝是一个防洪的有效方法吗?

水坝能阻止常规的一年一度的洪水。但是常常无法阻止意料之外的特大洪水。因为它给人以安全的错觉,使得下游洪泛平原上的人们以为可以安全地发展了。当大洪水真的发生了,损失往往比没建水坝前还大。

问:水坝安全吗?

全球水坝都在变老旧。水坝越老旧维护费用越高。世界上超过五十年的大型水坝有五千座,美国水坝的平均年龄为四十岁。和美国一样,世界范围内,都存在着对水坝维护费用不足的问题。为了确保全世界的水坝安全,大概要花费数百万美元。

今天,对水库安全的最大挑战是气候变化。世界上已经有超过四万五千座现存的大坝,但是它们还无法应对迅速变化的水文循环。从这点上来说,所有的水坝都不能 说是安全的。未来气候变化无常,气象学家几乎普遍认为,我们将看到(事实上已经看到)更多特大风暴和日益严重的洪水,这是和水坝安全密切相关的。

问:有没有更好的办法向农民和城市供水?

多数水从水坝流向了大型农场,只有很少的一部分流向了城市。世界上的灌溉系统通常来说是非常浪费水的。向城市更多供水的最廉价、最有效方法是,提高灌溉农业的效率。

此外,灌溉农业的收益被严重夸大。很多大型灌溉系统迫使大量的小农场主搬迁,用现代农业体系取代了传统的农耕体系,大型种植园生产昂贵的谷物供给城市并出口,增加了失地农民数量,加重了农村的饥荒。在城市供水系统中改善泄漏和浪费也是很重要的。

问:对大坝的批评者反对所有的水坝吗?

通常,大坝的反对者不认为任何水坝都不能建。他们相信,水坝(和其它发展项目)可以修建,但必须是在所有的相关项目信息已经向公众公开,所有水坝项目的经济、环境、社会利益以及项目成本都已经得到独立专家的验证,受影响民众业已同意之后,才可以进行。

Facebook

Mailing lists

We offer many campaign-specific email lists to help you stay informed.

Sign up for urgent campaign actions and NewsStream: